韵溪.

[伦仙] 年少有为(4)[HE]

♞ooc半现实向

小学生文笔预警!

小虐怡情!

文名是突发奇想的!可能会跑题谅解~

文笔渣尽管提意见,但不接受恶意中伤!

勿上升三次元,二次元吃糖❤


「也曾一起想

    有个地方睡觉吃饭.」


伦桑皱起的眉头舒缓开来,果然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模样总能激发出男人的保护欲来,握紧行李箱的手不经意间一颤抖,望着那人的模样心中不经意间划过一丝心酸。与从前完全不同的相处方式,朝夕相处到不闻不问——究竟需要多少的勇气,伦桑很明白。


萧忆情愣在原地一动不动,正疑惑人为何也不说话,自己是不是更惹他讨厌了。正百思不得其解时,面前忽然一股巨大的冲力将自己推到门前,抬眸对上一双深沉的眸子,瞪了瞪双眼——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伦桑要壁咚自己啊!


伦桑嘴边多了一丝弧度,犹豫了会便挑眉缓缓凑近萧忆情的耳畔旁,萧忆情耳垂红得似是要滴血,紧紧闭着眼紧张得身体都有些发抖。


片刻,伦桑才在人耳边说道

——“萧忆情,你以为我要亲你?自作多情。”

再也不是温柔的神情,也不是温柔的话语,而是陌生的嘲笑。


萧忆情愣了一下,像是如梦初醒一般。果然,果然还是这样吗,萧忆情你真没用,他果然更讨厌你了,这辈子你也不可能让他原谅你了。这样想着,萧忆情的眼眶开始泛红,他不想哭,不想让伦桑看到如此矫情,脆弱的自己,明明当初是自己选择离开的,现在凭什么要他回来。


伦桑慢慢从人身旁退开,他生怕自己会心疼那个红着眼眶的人,便拿起一旁的行李箱走到门前,无言的将门狠狠关上。萧忆情望着那扇紧闭的门,他立在那里,无情地将自己和伦桑分隔,而他们的距离,不再是只有粉丝的阻隔,还有他们更难跨过的——爱恨阻隔。


萧忆情这样想着,笑着,像个疯子一样又笑又哭。摇摇欲坠的扶着墙走进黑暗的房间里,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门关上,倚着门暗自垂泪,最终无助地从门框上滑落下来,瘫坐在门前放肆的大哭,这也许是他和伦桑的最后一次交集了吧,自己已经让他更讨厌了,他们的结局原来一直都是缘尽世间,无论是二次元还是三次元,亦如他们还未相遇之时。


——原来人伤心到绝望的时候心真的会痛。


伦桑进到房中便与刚才冷嘲热讽的脸庞截然不同,带着些无奈又有些满意的模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明明做对了——却心揪的厉害。他握紧被角,坐起身想冷静下。


  

便拿起桌上的烟,拿起打火机正想点燃。门外却传来无助又放肆的哭皱了皱眉。这个哭声即使隔着一个门,伦桑也能认得出来是谁的,伦桑又苦笑了笑,心不经意得被狠狠的戳了一下,原来他也会受伤,终于让他尝到当初的自己是有多么绝望,不敢相信那条微博,那些粉丝的话,骗自己是梦,如今说起来也很可笑。


伦桑的眼眶,早就已经有些发红,却从未被伦桑注意到,其实他一直,一直都很想再遇见萧忆情,只是他不知道那是想念,是挂念——而不是被放在正中间的恨和不甘。


萧忆情此时坐在房中,白净的脸庞爬满了

泪痕,紧紧抓住他的心不放。萧忆情脑海中仍然回荡着那句话,那句扎得他心碎的话。他空洞无神地拿起行李箱,轻轻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瓶安眠药与两瓶酒。此时已经是晚上的十点。明天便是漫展,但萧忆情脑海中的杂念却仍然不肯放过他。他拿起一瓶安眠药,药片撞击着瓶子哗啦地响着无助的声音。


萧忆情再次想起三月的话,便不免漾起一丝苦笑,是啊,还有人在真正关心自己的,

——但为什么没有他!还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好好把握!萧忆情你真残忍。


萧忆情将手心中几粒药片往嘴里送去,拿起一旁的酒便往喉咙灌入,酒很烈,他的喉咙好似燃了一样,火辣辣的,像是伦桑的话语一般,尽往萧忆情脑海灌去,无法删除的记忆反复折磨他,酒烧的是喉咙,伦桑刺耳的话烧的却是心,烧成余烬,心如死灰亦不过如此。


萧忆情往床上睡去,想将今天一切的事情抛之脑后,他的无情,他的残忍,都忘掉。他沉沉闭上眼睛,但安眠药像是一点作用也没起,过了十几分钟萧忆情仍然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他想睡,但身体愣是和他作对。不让他睡,像是对他的惩罚。他再次尝试让自己睡去。

——忘记吧萧忆情,你对他没有任何意义。


伦桑在阳台上抽着烟,还记得那时萧忆情总让他少抽烟。本来听人的劝告渐渐戒了烟,谁知那人一走,抽烟的习惯又缠绕着自己,要自己回到以前的日子,忘记那个人。但是后来的生活很明显告诉他不可能。伦桑不想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哭声,抽完烟后便走到床边,发现已是凌晨十二点,隔壁的哭声早就停了,整个世界寂静得可怕。


这种寂静有点让伦桑心慌,不过仔细想想萧忆情应该不会做出傻事来,便叹了口气缩入被窝中睡去。


萧忆情那头显然没他自己想的这么好,他辗转难眠,将被单卷了一次又一次,他终于按捺不住坐起身来,被安眠药弄得有些浑浑噩噩的,但又没有丝毫睡意。拿起一旁的安眠药迷迷糊糊的便又咽下了几颗,边自言自语着。

——“明天还要参加漫展呢…要睡,要睡。。”


随后那安眠药便匆匆推下桌前,十几颗药片散落地毯上,瓶子静静晃动着。此时床上的身影不省人事,好似连呼吸声也没有了。


第二日,天色阴暗得呈现灰蒙蒙的天空,似乎映照着什么一样,越发阴沉得厉害。萧忆情躺在床上平静得有些死寂,奇怪的气味与氛围压抑得人有些难受,本是无人能发现,直至三月敲了敲门发觉里头没有半点声响,担心傻鹅会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到酒店总部费尽浑身解数才拿到钥匙。打开门的一瞬间,三月曾几度怀疑自己走错房间,但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再也没办法欺骗自己。


地上散落着安眠药,房间杂乱无章,行李箱被胡乱的扔在一旁,里头除了衣物仔细看看竟然还有安眠药和空掉的酒瓶!正当三月无法面对此时的场景时,她走近便想叫醒人破口大骂,却怎么也叫不醒人,甚至挠痒痒也是毫无反应…她望了望地上的安眠药,明白了什么。


——难道…难道是这个傻鹅…浑浑噩噩的吃了好多好多…

三月不敢再想下去,她将萧忆情艰难的抬起来,原先她区区弱女子没法抬起的一个人儿,但好几次的闹腾已经将三月锻炼得如同战地医生一样。她艰难地掺着人向电梯走去,喘着小气按下电梯键,边有些怅然地抱怨着。

——“萧忆情啊萧忆情,你说你能不能好好过,我不想再送你去医院了。”

随后便十分小心的打了辆的士,毕竟是一大早,也没什么太多人,更别说粉丝了。三月松了口气,望着一旁紧闭着眼眸的男孩,轻轻叹了口气。


一起等一个余生

伦仙是信仰💫


[伦仙] 年少有为(3)[HE]



[伦仙] 年少有为(3)[HE]

♞ooc半现实向

小学生文笔预警!

小虐怡情!

文名是突发奇想的!可能会跑题谅解~

文笔渣尽管提意见,但不接受恶意中伤!

勿上升三次元,二次元吃糖❤


「那些美梦

   没给你

   我一生有愧.」


愧疚与逃避交织于萧忆情伤痕累累的心上,让人喘不过来气。漫展的前几天,本是失眠的萧忆情更是辗转难眠,眼眸如同深渊一般凝视着天花板,像是当初凝视他冷漠的眼神一样,空洞无物。


伦桑不知为何也是满脑思绪,明明不是他应该担心的事他竟然莫名的有些紧张。从梦中满额大汗地醒来已是常态,每天重复着一模一样的噩梦,他紧紧攥住那被单的一角,像是咒骂一般劝说自己

——“伦桑,你给我清醒一点,你没错,紧张个什么。”


人总是这样,后知后觉,以为那人不敢离开自己,会一直一直在自己身边,无条件爱着自己。但却不知人无法通过单方面的付出保持一段感情。既可笑又让人悔恨交加的真理。


漫展的前一天还是随着盛夏脚步来临,萧忆情坐着飞机到深圳,刚下飞机心情便更加忐忑,望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不禁苦笑。这是他的城市,曾经来过最多次的城市。三月望着萧忆情垂眸发愣模样便好像明白了什么,拍了拍萧忆情的肩膀,柔声开口。

——“走吧。”


萧忆情蓦然抬起眸来,回头望了望碧蓝天空,便自我安慰地轻笑了笑,深圳如那时一样晴空万里,使人温暖舒适。

——说不定,他会原谅我。


萧忆情这么想着,至少不会再如此尴尬地相处下去,萧忆情有些贪念,能不能回到那时与伦桑的关系?但毕竟那时的伦桑与此时已截然不同,萧忆情迅速打消自己的念头,才发现三月正站于不远处等着,连忙踱步往三月的方向奔去。


此时的伦桑正收拾着一些衣物,因漫展的举办地点稍远,所以为了不耽搁时间便想好随漫展安排到酒店去住。伦桑正搜寻着衣柜中的衣物,打开木质衣柜一看,瞥一眼便一下望见放于角落的合照——那是萧忆情和自己的合照。照片中的自己笑得灿烂,一旁人耍酷般地冷了些脸色,望着还是颇为可爱的模样。嘴角不禁漾起一丝似笑非笑的弧度。


从那次事件以后,那照片就一直被自己从床头柜放到柜子,甚至放到了衣柜角落。伦桑不想再想起萧忆情。他让自己尝到了他这辈子尝到的最多的东西——背叛。也是伦桑最最讨厌的一种味道。


伦桑叹了口气,将衣服放于空空的行李箱中,便戴上帽子与黑色口罩,整了整衣服便拉着行李箱往楼下正等着自己的炮姐。


此时萧忆情正拿着房卡与三月一起,轻步走进电梯便按下了四楼与三楼的键。不久三月便有些忐忑地说。

——“萧忆情,你对面的房间…是伦桑住的。”


本盯着房卡看的人儿顿时蹙紧了眉头,咬了咬唇有些不敢置信,没想到官方这次居然这样安排,心中又是期待又是失落的感觉让萧忆情心口有些闷,便没说话,只对三月无所谓地勾了勾嘴角。三月能看出来,以他对萧忆情的了解,萧忆情是一个长情的人,这次他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便也做好心理准备。


三楼到了。电梯门缓缓打开,三月刚走出门,退步又回头望着正低头按着电梯开门键的人儿,轻声叮嘱了句让人倍感安心的话。

——“仙儿,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萧忆情点了点头,朝三月笑了笑,这是三月最近在萧忆情脸上见过最为灿烂的笑容,她也安心了些许,点了点头便走出电梯。萧忆情将电梯门关上,往四楼去。


刚到四楼,萧忆情拉着行李箱走过通透明亮的走廊,左右观望找着房间,走到尽头才望见那间房间——408,他确认了下,又回头看看背后的房间,409,那是伦桑的房间,本想看看人在不在,却望着那里头还黑漆漆的。叹了口气,把房卡往门上轻放了下,抓着门柄便走进房间。


房间里干净整洁得很,床一旁放着一张小书桌,书桌上摆放着几本被翻动得有些皱的杂志和崭新的毛巾。萧忆情松了口气,将那行李箱放到一旁,便一下躺在白色床单上,纠结着要怎么找伦桑,

——如果伦桑还恨自己恨得入骨…那去找他,会不会让他更讨厌呢。


萧忆情想抛开这些无用消极的想法,但不得不说这的确有可能,甚至是肯定。不过萧忆情顾不上这些了,萧忆情拼了。与其维持这样尴尬又如仇人般的关系,还不如一了百了的抓住最后的希望。


萧忆情点了点头,便笃定地决定好要去找伦桑,但还是稍有些胆怯的模样。外头忽然传来对面门柄被拉开的声音——伦桑来了,这是萧忆情听到后的第一个想法。


伦桑刚和炮姐告别,拉着行李箱便拿着房卡走到门前,戴着口罩垂眸,刚到门前打开门,便听见身后门的缓缓打开。正有些许疑惑地回眸看去,便看见一个探头探脑的小头伸出,柔软的头发,让人第一眼了便想揉,小脸红红的模样,眼眸满是紧张忐忑的神情——居然是萧忆情。眼眸中多出了些许恨意,他为什么,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模样,是想再讨自己欢喜?还是想再骗自己一次。


——伦桑,这次你可别傻了。

伦桑眉头此时正皱得如麻花一般,是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或许说是忘不掉的人。


萧忆情望见伦桑回过头来,身子忽的一颤,心头也随着身躯微微颤动着。大胆又放肆地小心翼翼打量着伦桑。伦桑现在已经瘦了不少,本是圆嘟嘟的脸庞此时变得微微有些棱角甚至是骨感,五官越发的好看而立体,迷人得令人窒息。见那人缓缓拉下口罩冷眸疑惑般望着自己,便连忙回过神来,从门后探出身子来,垂眸害羞又紧紧攥住手。

——“伦桑,好久不见。”


一起等一个余生

伦仙是信仰💫


[伦仙] 年少有为(2)[HE]

♞ooc半现实向

小学生文笔预警!

小虐怡情!

文名是突发奇想的!可能会跑题谅解~

文笔渣尽管提意见,但不接受恶意中伤!

勿上升三次元,二次元吃糖❤


「你待我的好

    我却错手毁掉.」


伦桑说完后冷笑出声,心中如乱麻交织着,攥紧拳昂首闭上双眼试图冷静下来,安慰着自己这是恨意……对,恨意。但伦桑并未发现那被他遗忘在角落里的爱意。


——袒露出来的只有恨意。


伦桑拿起一旁的手机,手机弹出一条信息,是包子发来的漫展名单。伦桑点开图耐心的往下滑着,突然看到了一个他最意想不到的名字,眉头拧成了麻花一般,不觉手紧紧握住了手机。


迟早要面对的,不是么,伦桑这样想着,也总算明白许久未出现在手机上的电话号码怎么会突然间打来。呵,是想来提醒我他现在的生活有多圆满吧,休息了整整一个月,倒好,在自己的漫展时才回来。


——不会谁没了谁就不行的,萧忆情。


伦桑这样想着,眼眸中却满是失落与恨意,他站起来抬手捂住额头,告诉自己该忘记了,况且安排上主办方也很识趣地将俩人的座位扯到最远,伦桑的心狠狠地想被扯了一下,疼得出奇。


——就这一次,正式离开我的世界吧。


萧忆情看着那通讯录上的人,忽地苦笑了下,他应该一早就删了自己的电话了吧,所以才会接电话,接受自己冲动的行为。


——萧忆情,你真可笑。


萧忆情眼眸空洞地轻望了一下,略过手腕下方的那两条丑陋的已经结了痂的划痕——那是唯一的一次,三月急得差点哭了。萧忆情你可真没用,没了伦桑你就活不去了么,萧忆情这样绝望又自讽地想着。


事实上在萧忆情心里,一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没了伦桑,他真的很难活下去。


但人总难免会眷恋生命,眷恋生命中的点点滴滴,酸甜苦辣。毕竟萧忆情还有支持他的粉丝啊,他怎么能如此自私地去逃避,一次次去躲开有他在的地方,其实萧忆情也不想躲开,只是,他不知道伦桑会不会再对他说那一个字,那让他心揪着疼的那个字。


——“萧忆情,面对吧。也许,他不恨你了呢?”


他这样对自己说,然而现实总是残酷无情的击碎人所有美好的幻想。


——终归是恨。


但萧忆情这一次不想再逃避了,恨也好,不恨也罢,各自安好。尽管萧忆情知道自己大概是无法过好这一生了,因为那是伦桑,他这辈子的心上人,他对于自己的所有伤害,似乎能弥补些对伦桑的愧疚,起码能让心不疼。


——这样挺好。


伦桑拿着一根法式面包走到电视机前,踉踉跄跄的坐在了沙发上,望着电视里那无聊之至的言情剧,基本套路都是千篇一律。 拿起遥控器刚想换台,却想起那人也曾与自己坐于沙发上看着那几部反反复复播放的影视剧,却开心温馨得很。


——“伦桑你给我收住。”


伦桑轻捏着太阳穴,强行使自己忘掉关于他的所有记忆。我恨他,别无太多情感。伦桑劝说着自己,脑海中却像是播放录音带似地响起萧忆情的声音,那声软萌,羞涩,清亮的“桑桑”,在萧忆情以后再也没人能够代替。


萧忆情也尝试忘掉伦桑,用安眠药与啤酒麻醉自己。但一觉醒来只有头疼之感,而脑海中的人也从未离开过,那个名字在他的梦中尝尝响起,如梦魇般挥之不去,不停的回荡在他空洞洞的脑袋里,填满了他整个世界。


——萧忆情你真没用。


萧忆情不想懦弱,但也只能懦弱,谁让那人根本不愿意见到自己,甚至连听见自己的名字都会厌恶的蹙起眉头来。谁让曾经的自己是那么无知又放肆呢,以为他会永远宠着自己,会不像以前一样在意自己懵懂任性的行为,会温柔地说一句“没关系的宝贝。”却不觉这一别竟是一年之际,甚至缘尽世间。


到头来是我错了还是伦桑错了,但无论怎样自己受到的舆论满天飞,那失望透顶的粉丝,那些锐利的言论,狠狠割伤自己,还有他。萧忆情想,在这段感情里自己才是真正的罪人,换取原谅远远没有那么轻而易举。


一起等一个余生

伦仙是信仰💫


[伦仙] 年少有为(1)[HE]

♞ooc半现实向
新人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小虐怡情!
文名是突发奇想的!可能会跑题谅解~
文笔渣尽管提意见,但不接受恶意中伤!
勿上升三次元,二次元吃糖❤

「假如我年少有为知进退
    才不会让你替我受罪.」

时间沉淀,如同那对天作之合的两个人一样。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曾经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也被遗憾愤怒甚至是厌恶的言语掩盖得密密实实,偶尔会被人打开,却只敢在角落诉说他们的故事。

清晨,窗边轻拂过一阵春风,吹到萧忆情脸庞上却像是冷风一般,将惊醒过来的他脸庞上不经意落下的泪珠风干在脸庞上。萧忆情此时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刘海湿漉漉地搭在额头前,他又梦到了,梦到了一生中惊天动地的那一场吵架——

从那次吵架过后——伦桑便变成了他的梦魇,梦境中伦桑的喜怒哀乐,成为了萧忆情唯一的牵挂。

已然过去一年多了,萧忆情的世界似乎离开过一个人,似乎又从未离开地在萧忆情后来的梦境中流连,他的身影,他的温柔笑颜,曾让萧忆情着迷的声音,曾经的美好,如今却像手腕下方深深的两条刀痕一样挥之不去。

萧忆情毫无睡意,便轻喘着走下床,扶着头一脚踢到地上的几个酒瓶,酒瓶哐啷几声摔到地板上,谁能想象到呢?以前喝一点酒都会醉的人,如今却把喝酒当成了无法割舍的习惯。

一个人能成就你的人生,同样能毁掉你的生活。

就这样,萧忆情的工作停止了将近一个月,三月每天都干着急着,害怕萧忆情再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于是每天便习惯性地找萧忆情,听到他的声音三月才能安心得多。

一旁的电话忽地响起,萧忆情拿起床头的电话,也没看便接起了电话——
刚接起电话便是三月的声音

——“喂,萧忆情你起床了么?”

萧忆情轻叹了口气便悠悠地说

——“刚起来。”

三月放心了些便又叮嘱道

——“你给我小心点.别再做傻事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三月又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沉默了会

——“啊…对了,你也停了快一个月工作了…”

三月又有些犹豫地停了下来,电话那头安静了下来,萧忆情有些疑惑,蹙了蹙眉梢

——“有什么就说吧。”

三月呼了口气,有些遗憾又心疼的样子

——“下星期广州有个漫展…他也在。”

那头的萧忆情一愣,沉默了片刻,眼眶在不经意间染上了微红,随后自嘲地笑了一声,微带哭腔地问

——“我这个样子,还有脸去见他么?”

三月也微微哽咽了下,他见到萧忆情这个样子已经不下十次了,她说出来的时候也是做足了准备,朝那边说道

——“你们的签售位置隔挺远的,萧忆情,如果你真的想伦桑了,就去吧。”

萧忆情一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泪珠便按耐不住地往眼眶涌出,哭腔再也掩饰不住,在电话旁发出微微的抽泣声,这种位置让萧忆情失落,又让他安心得多。

——只要看看就好了,远远看着就好了。

三月见对面全是杂音,也明白了些,叹了口气便只丢下一句话

——“照顾好自己,这次…就去吧。”

未等萧忆情答应,三月已经挂断了电话,萧忆情红着眼眶望着通讯录上冷冷清清的几个电话,不经意间扫到哪个人的名字,便冲动得点进去。刚反应过来电话已经拨通。

那边的伦桑皱了皱眉,他永远也记得这个电话号码,想起无数次地在夜晚默念他的名字,回忆涌起。

伦桑犹豫了会,接起电话微微烦躁地“喂”了一声,本想再说些什么,电话却忽然被匆忙挂断。萧忆情此时心跳如雷,身体微微颤抖,见着那个备注心尖不禁一震,响起那还是一如既往好听的声音,但却不再是熟悉的温柔——而是陌生的厌烦语气。

伦桑用手指在那人的电话号码上摩挲着,本想打出去,太阳穴却突突地直跳起来,伦桑你想起来了吗?他一直都是以这种行为来接近你,让你一次次地对他好,他却一次次地站在你的对立面,看着你失落甚至愤怒,无动于衷。你还要再被他骗一次么?别傻了!自言自语似地劝说着自己,心却痛得令人透不过气来。伦桑痛苦又令人有些毛骨悚然地笑了笑

——“萧忆情,我恨你。”

一起等一个余生
伦仙是信仰💫